2008年6月28日,紀念抗美援朝勝利55周年暨彭德懷元帥誕辰110周年共和國將軍書畫展在丹東抗美援朝紀念館舉行,彭鋼的書畫作品在紀念館內展出伯父彭德懷對這個最小的侄女的確有一種偏愛少年彭鋼
  ◎項小米(軍旅作家)
  彭鋼,彭德懷侄女,生於1938年11月,湖南湘潭人,1979年8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原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常委,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總政治部紀檢部部長。
  2014年6月24日,彭鋼在北京逝世,享年76歲。
  遺憾沒接到她最後一通電話
  她說在紀檢工作中,常有案子辦不下去,就請她出面“排雷”,也常有人會勸她高抬貴手,但她有自己的原則。她說自己壓力很大,不敢有絲毫惰怠,因為,彭總就像一面鏡子,時時刻刻在那裡。
  有人叫她將軍,有人叫她老彭,也有人叫她彭大姐。我還是習慣稱呼她的職務:彭部長。因為我是她在這個職位上時認識她的。
  九十年代中期,出版社要出一本關於中國女將軍的書,彭鋼是總政紀檢部長,是採訪對象之一,到了截稿時間節點,其他稿子都齊了,只有彭鋼的稿子出了狀況,沒有達到要求,稿子又要得急,我就臨時頂了上去,就這樣認識了彭鋼。
  開始接觸的時候,心裡是有些打鼓的。早就聽說了她和她的伯父彭德懷秉性相似,堅硬如剛,由於作風凌厲,鐵面無私,許多人說起她都有點怕。待得見面,開始的時候也的確感覺與傳說相近,但隨著一天天的造訪和聊天的深入,漸漸覺得面前坐著的,不僅僅是一位負責紀檢工作的將軍,同時是一個和我們一樣的普通的人,是她伯父的侄女,她丈夫的妻子以及她女兒的母親。
  她之所以被人稱為“女包公”,很大程度上源於她有那樣一位叱吒風雲、戰神一樣的伯父,她的家族因他而險遭滅門,受盡磨難,當然也源於她自己遭遇的種種坎坷,百折而不彎,她才有了這樣的秉性。
  領導了平江起義的大伯被稱為匪首,她的父親和另一位伯父慘遭殺害,為避免被國民黨軍斬草除根,他們一家隱姓埋名,東躲西藏,有很長時間甚至只能藏在山上。直到解放後,他們兄弟姊妹6人被大伯接到北京,才知道伯父原來是什麼人。
  幾個侄子中,彭鋼是伴隨大伯時間最長,也是受大伯養育教育最深的,因此,她與彭總感情至深。中學時她在師大女附中住校,家裡太過冷清,彭總勸她住回家裡,她“撒嬌”說:“回家路那麼遠,要多花半小時,有這半小時我還可以多看一些書呢。除非給我買輛自行車。”對她一貫嚴格的大伯真的就給她買了一輛藍色的自行車,這在當時可是不折不扣的奢侈品。她喜歡游泳,但彭總被貶到吳家花園後家裡沒有熱水洗澡,每次她去游泳,大伯就接好一盆盆冷水拿到太陽底下去曬,這樣等她游泳回來,水也曬熱了,正好可以洗澡。大伯和她之間感情至深可見一斑。
  廬山會議後,大伯變得沉默寡言,每天總是在寫,不停地寫,寫成了後來所謂的“八萬言書”,大伯不斷給她講八萬言書的內容,並要她記住,當時的她不能全部明白大伯的用意。1965年大伯下到三線,和她分開,再見面時已是“文革”,這時的大伯被打斷了肋骨,飽受摧殘,她到三零一醫院見到的大伯,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直到“文革”結束,許多冤案和老同志相繼平反,她也拿起筆來給中央寫信,要求給伯父平反,日夜不停地寫,改了又改,寫了20多頁紙,內容正是取自伯父不斷給她講的八萬言書,這時的她,才真正領悟了,為什麼伯父不斷給她講這些事情,冥冥之中,她是負有使命的啊。
  彭鋼後來擔任了總政紀檢部部長、軍紀委委員,人們都說她剛正不阿,鐵面無私,我想無論如何,和彭總長期生活在一起,彭總嫉惡如仇、剛直不屈的秉性必然會潛移默化到她的性格中。她說在紀檢工作中,常有案子辦不下去,就請她出面“排雷”,也常有人會勸她高抬貴手,但她有自己的原則。她說自己壓力很大,不敢有絲毫惰怠,因為,彭總就像一面鏡子,時時刻刻在那裡。
  和她聊了很多,文章寫成了,也順利出版了。從此和彭部長成了忘年交,她常常會給我打個電話,開頭總是說:“小米呀,有這麼個事,想聽聽你的意見……”她會跟我聊聊心事,比如她想為伯父出文集和紀念文集,我也會勸勸她寫寫自己,有時候,我碰到一些難事也會給她打個電話。
  遺憾恰恰就出在電話上。
  我是個對手機不那麼認真的人,一來不做生意不是負責幹部,二是一忙起來就有點不那麼願意被人找到,所以常常要麼關機,要麼不帶在身邊,加上近兩年的手機推銷到了難以容忍的程度,所以常常不接電話,到了晚上清點白天的未接電話,看也不看一刪就是一堆。
  今年初夏的一天晚上,我在查看白天未接電話時突然看到了“彭鋼”,但時間已經很晚了,就沒回過去,第二天也沒再回。一來是怕打擾了部長,二來想如果是彭部長找我問個什麼事,肯定還會打過來,誰知道沒多久就聽到了她去世的噩耗。
  這些日子我一直為自己沒有接到彭部長的電話而內疚。世上的事就是這樣,你總以為有大把的時間可以供你與親人、朋友和老首長相聚,可只是一瞬,一批接一批的人就消失了。
  前幾天出差,在路上不斷看手機,一個接一個貪官被拘的消息,有真有假,我又想起了彭總、彭部長。如若彭總在世,看到他們九死一生打下的江山,任由今天這些貪腐分子糟蹋會暴怒成什麼樣?在奢靡、貪腐成風大有燎原之勢的今天,軍隊又是多麼需要十個、一百個、一千個彭鋼這樣的幹部啊!可惜彭部長,再也見不到了……(寫於7月15日)
  從永福堂到吳家花園
  回到家,伯母哭了,告訴彭鋼:“你伯伯犯錯誤了。”伯父吼道:“你跟孩子講幹嗎?孩子懂什麼?讓孩子跟著受罪!”
  1950年,彭鋼作為烈士遺孤,被組織接到北京,進華北小學上學。也許是天生聰慧,彭鋼書讀得特別好。只用了三年時間,就連跳幾級讀完了小學,考入當時北京牌子最硬的中學——師大女附中。這時,她和從朝鮮戰場回國的大伯彭德懷夫婦住到了一起——中南海永福堂。
  彭總對於自己最小弟弟的這個最小的女兒,的確有著一種非同一般的偏愛。由於永福堂面積不大,除去彭總夫婦、彭鋼的卧房和會客室之外,其他房間不是警衛員秘書們使用,就是作為彭總的會議室。因此彭鋼的哥哥姐姐們都沒能和彭總生活在一起,唯有彭鋼。從那時起,彭鋼與彭總朝夕為伴,除去彭鋼上大學,彭總下三線,彭鋼成為彭總終生未離其左右的唯一親人,直到彭總離開這個世界。
  1959年,彭鋼考上西安軍事電訊工程學院。當時,彭總正遠在江西,參加後來在我黨歷史上留下慘痛記憶的廬山會議,此刻,他正蒙受著一生中最大的冤屈和羞辱。這一切,彭鋼當然不會知道。
  彭總從廬山返京,去西苑機場接彭總夫婦的彭鋼,在機場就敏感地察覺到彭總神態不對,回家的路上,車內的空氣也很沉悶。回到家,伯母哭了,告訴彭鋼:“你伯伯犯錯誤了。”伯父吼道:“你跟孩子講幹嗎?孩子懂什麼?讓孩子跟著受罪!”
  就像一隻在江流里游得正暢的小船突然遇到狂風巨浪,彭鋼一時確實承受不了。倔強的她哭了,哭了許久許久。她為伯父感到不公。
  1959年8月24日,是彭鋼離家去西安之前在北京的最後一天。彭鋼正在收拾東西,彭總輕輕進來,關切地問她是否收拾好了。彭總拿來一個小皮箱,對彭鋼說:“這是我出國時用的,以後我也用不著了,你的東西不多,就拿它去裝些衣服吧。”皮箱是黃色的,很漂亮。彭鋼接過小皮箱。要是在平時,能得到這樣貴重的一件禮物,彭鋼不知會多高興呢!可此時此刻,加上彭總這番話,彭鋼心裡說不出的難過。
  五年的大學生活,彭鋼是在沉默中度過的。1959年9月底,彭德懷被撤銷國防部長的消息一公佈,在教師同學中很快傳開了。一些受極“左”思潮影響的師生為了表明自己立場的堅定,對彭鋼表現出壁壘分明的界限;也有好心的同學,內心雖同情彭鋼,卻不敢表現出任何熱情。自尊心極強的彭鋼,唯一保護自己的辦法是沉默。
  廬山會議後,彭德懷主動提出搬出中南海,住到了北京西郊的吳家花園。每年的寒暑假,彭鋼都要從西安回北京吳家花園看望大伯。
  大學畢業的同時,彭鋼被迫脫下軍裝。脫下軍裝的那一刻,彭鋼簡直萬念俱灰。她的父親、二伯為了人民的事業流盡鮮血,她的大伯為革命戎馬戰鬥一生,而她,彭鋼,性格像鋼與火一樣堅硬和熱烈的女孩子,她的職業只能是軍人,最適合她的服裝,只能是軍裝。可是……
  伯父黯然神傷,對她說,算了,人家不信任,還是回家吧。命運就是這樣在短短幾年裡和她開瞭如此大一個玩笑。她學的是國內當時最尖端的計算機,現在只能滿身汗漬地和工人一起修理解放牌卡車;她曾是那樣地渴望軍裝並且已經穿上了它,現在卻又被迫把它換成掛滿油花的工裝,一起一伏,全在轉瞬之間。
  當然,命運會繼續按照它的路線走,再過十年,它會讓她重新穿上軍裝,再過一個十年,它會把綴著金星肩章的將軍服交到她手上,就在她每天往來於吳家花園和右安門那條路往北一點的黃寺禮堂里。這些,1965年的彭鋼當然想象不到。要強的彭鋼,當時唯一的念頭是:不論做什麼,我都該成為最好的。
  “排雷”女部長
  單位兩位領導仍在使用公爵王。他們坐的車雖然排氣量3.0,並未超標,但彭鋼耐心向他們解釋:排氣量雖沒有超標,但公爵王卻是中央明令禁止乘坐的四種車中的一種,作為領導幹部,應當不打折扣地執行中央規定。
  1995年4月7日,彭鋼帶領總政紀檢部和有關業務部門一行六人,前往南方我軍某大單位。此行的目的之一,是為了落實紀檢會議精神,檢查軍隊高級幹部超標準用車問題。
  中央規定:四種進口豪華車高級幹部不能坐,分別是奔馳、林肯、卡迪拉克和公爵王。三總部進而規定:正軍職幹部乘坐的轎車排氣量要求在3.0以下,副軍職乘坐的轎車排氣量要求在2.5以下。
  這兩項規定在軍內究竟落實得怎樣?
  各大單位的統計表迅速報上來了。總參裝備部、總政紀檢部各一份。彭鋼與總參裝備部經過協商,達成了共識:報表是否真實?統計的數字是否可靠?必須經過檢查。據有人反映,某集團軍軍長坐的還是公爵王,某位大區領導還未換車。
  主管業務部門必須掌握情況,做到心中有數,這樣向軍委打報告才會是真實可靠,實實在在的。他們決定到下麵去實地看一看。他們分析,某大單位進口車輛最多,如果這個單位落實了,估計其他軍區出入就不會太大。
  先解剖這隻麻雀。
  經查,這個單位確實清理出了110台超標車輛,封存25台。這些清理出的車輛有的做接待用車,有的交企業使用,還有些給退下來的老幹部替換舊車。但也還有例外。
  某單位兩位領導仍在使用公爵王。他們坐的車雖然排氣量3.0,並未超標,但彭鋼耐心向他們解釋:排氣量雖沒有超標,但公爵王卻是中央明令禁止乘坐的四種車中的一種,作為領導幹部,應當不打折扣地執行中央規定。並提出如本部解決車輛有困難,可向上級提出調換。在彭鋼的反覆闡釋和耐心說服下,工作組臨離開前,公爵王終於換了下來。
  回到北京沒有幾天,彭鋼又帶工作組上了西北。這次是奔蘭州軍區後勤部去的。
  蘭州軍區後勤機關自1986年以來,先後有9名二級部正副部長,19名團以下幹部因貪污受賄、玩忽職守等違法亂紀行為受到黨紀國法懲處,其中一名被判處死刑。這些幹部的違法亂紀行為在軍內外造成極大影響,嚴重敗壞了領導機關形象,損害了軍隊聲譽,造成了重大經濟損失。“蘭州軍區油料案”已於1993年結案,當事人也已分別受到黨紀國法懲處,但這並不意味著事情的結束。
  老班子不存在了,新班子投入運轉。所有問題真的隨老班子的解體煙消雲散了嗎?部門還是這些部門,工作還是這些工作,幹部手中的權力如此之大,動不動就可以批幾十萬上百萬,如果不從根本上鏟除產生腐敗現象的土壤,不重視新班子的自身建設,誰能保證不出新的“油料案”?要知道,老班子里也曾經凈是部隊里優中選優拔出來的精英啊。
  彭鋼借前去慶祝中紀委監察部為蘭州軍區紀檢部記二等功的機會,幫助蘭州軍區後勤部黨委總結“油料案”事件的教訓,以期防微杜漸,防止此類事件再度發生。
  開始,有些幹部對這個問題沒有引起足夠重視,他們說:“過去的事都過去了,1993年以後的班子就很好了。”
  彭鋼說:“我這次來不是追究某個單位或某個人的責任的,而是來總結教訓的。1986年以來,一年出一個部長的問題,難道還不夠說明問題?僅僅是這些幹部個人的問題嗎?比如某某,拿公家錢做交易,在珠海蓋房子搞女人,群眾明明有反映,為什麼無人過問?如果不系統地總結組織建設上的教訓,誰能保證不再出問題?”
  “總結教訓,得自己總結,如果由我來總結,等於我吃飽了,你們照樣肚子餓。總結教訓,不能出一次問題總結一次,要從根本上找原因。好比一個人得了胃病,要搞清楚究竟是胃炎還是瘤子。要是胃炎,吃點藥就行了,可要是瘤子,那就得開刀。找不准病根,頭疼醫頭,腳疼醫腳,最後非出大事不可。”彭鋼形象而生動的講話,具有極強說服力。
  在短短十天里,彭鋼和紀檢部的同志們一道,分別找後勤在位的5位黨委13位二級部長及處長一一談話,召開兩次常委會,併在後五天時間里幫助後勤整齣了一份題為《變教訓為財富,變壓力為動力,切實加強對領導幹部的教育管理》的材料。材料總結了四條教訓:必須把對領導幹部的思想政治教育放在重要位置,防止思想上滑坡與蛻變;必須加強黨組織對領導幹部的管理,防止行為上失控越軌;必須認真堅持對領導幹部選拔使用的標準和原則,防止用人上的失誤和不公;必須加強對領導幹部權力的監督和制約,防止權力的濫用和變質……
  同去的一位副局長感慨地說:“在蘭州軍區,我們每天都工作到深夜,累歸累,但有一條,跟彭部長一起整材料,好乾。她的思路非常清楚,大觀點要說明什麼,下麵談幾個什麼小問題,一清二楚,我們不過整理一下。”
  蘭州軍區後勤部的這份文件,得到總政領導好評,成為“全軍政治思想工作會議”的會議參閱件。
  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彭鋼兩率工作組,先後跑了武漢、廣州、南寧、湛江、海口、三亞、惠州、蘭州……僅4、5兩個月里,彭鋼下部隊出差就達三十多天。而像這樣的跑,在彭鋼是家常便飯。好幾個幹部對我說:“跟彭部長出差,回來後感覺累極了。”從這裡,大致可以看出彭鋼的工作節奏。
  (《從永福堂到吳家花園》、《“排雷”女部長》均節選自項小米《彭門女將》,有刪節,標題為編輯所加)  (原標題:彭門女包公 伯父如一面鏡子時刻照著她)
創作者介紹

尼桑

mb40mbjv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